• 2008-08-23

    塔塔走了

    生命中就是这样,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的开始,不断的结束。

    克叔叔今儿过生日。克叔叔已经好久不和我说话了,我可能再也不想见到他,等他走了以后。

    今儿塔塔走了,走的时候呕吐并且全身抽搐,瞳孔迅速散开,而后不见了。

    就是这样的,生命中,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开始,不断结束。

    不断的开始,不断的结束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8-21

    话痨与缄默

      认识好多话痨的朋友,而后发现,话痨是种疾病——非常变态的疾病。

      话痨的人,大多有更为缄默的时刻。话痨的人,大多有更不爱说话的时刻,话痨的人,有更需要自己消化的忧伤。

      缄默的时刻,我通常觉得有咽不下去的苦水,而后又努力吸收掉,消化掉,而后排泄掉。

      而话痨的时刻,是代谢的一种方式,也是做加法的时刻。话痨的时候,补充需要笑话的忧伤。越是说个不停,越给自己平添缄默时刻的忧伤。

      时间过的很快啊,就这样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