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12-04

    无处可以想象的大海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uanwei1985-logs/32136808.html

    北京的冬天,是表弟说的“直白”。直白的太阳,和直白的冷,纯粹的要死。

    北京的冬天,是一声清脆的“嘎巴”声,无论什么碰撞了什么,都是嘎巴一声断掉。就像树枝。

    干裂的土地和嘴唇在一起。于是,幻想着海,想念小西天同学了,想看看她的光头长长了头发是什么样子,想听她唱歌,然后在异乡大醉一场。好久不喝酒了,甚至滴酒不沾,就算是来我家的朋友聚会,我都滴酒不沾,更别提什么在外面买醉了。

    奇怪的冬季,让脚跟比夏季还要躁动!秋天是假的,春天快到了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哈,亲~
    头发趴下来了,不站着了。
    冬天的海,很冷很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