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9-23

    大学时的一张照片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uanwei1985-logs/29526650.html

    与学校一墙之隔的村子,草木旺盛,民风随不淳朴,但是胡萝卜长势很好,且没人看管。我去挖胡萝卜,用小木棍在土里面抛,其他的蔬菜也很多,但是都浇了大粪,还有卫生巾散落其间,打趣说是从女厕所淘的大粪。唯独胡萝卜干净,很费劲,且从来没想过,胡萝卜是直愣愣的一头扎在地里,埋的很深,也就要挖的很深,很费劲。用力一拉,把自己拉个大跟头,还只拔下了叶子,或者一半胡萝卜留在地里,断面呈现鲜艳的橘红色,好像要流出好多好多汁液,快要渗进泥土里了,可惜了可惜了,那半截新鲜的胡萝卜。

    沿着铁路走啊走啊,是啊,村子尽头就是铁路了。在口袋里翻出胶囊的那种贴着金属纸的卡片,正好刮了胡萝卜皮,一路上啃着,满手的泥土都吃进嘴里,手指头一会儿就变成了橘红色的。村子的尽头还有许多有意思的作坊,村子里大多住了的都不是本地人,全都是乱七八糟的各地人口,不知道为什么跑这儿来定居。那些作坊中,我印象深刻的是私人做蜂窝煤的地方,一个个棚子打起来,扒着棚边往里看,就能看见黑乎乎的煤堆,还有黑乎乎的机器转着,边上站着同是黑乎乎的男人,光着膀子,用铁锹产煤。

    告别大学一年有余,已经开始涂抹脂粉,已经不穿这样的裤子,已经抛弃了这件上衣。头发更长了,阳光擦过头顶时,我会戴上太阳镜了,没有时过境迁的感叹,也还没有光阴荏苒的想法,只是觉得,挺好,这就是大学时光,还是觉得挺好,挺怀念,但是不留恋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
    评论

  • 我喜欢这张照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