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9-23

    塔尔蒂尼的秋天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uanwei1985-logs/29522447.html

    好的艺术家一旦进入思维的更深层次的殿堂内时,就会诞生真正好的作品。我是指神经质。

    一个好的艺术家一旦有了神经质的状态,好的作品也就不远了。就像我们常说的那话:“丫把这个玩起来了,真的玩起来了!”

    玩音乐的,有的把自己玩疯了,有的把自己玩傻了,还有的死活就是玩不好的。于是,有一大批人,在介于病态和非病态之间时,玩起来了。

    许多大师都是在思维正常时期和临崩溃边缘之间,玩的好,而过于崩溃和过于平凡的时期,都是为高潮人生做陪衬的。

    塔尔蒂尼的一生我并不了解,但是在某日清晨固然听到《魔鬼的颤音》时,只感觉:丫疯了。瞬间吸引我注意力的这支小提琴曲,在每个音符间有神来之韵。我不了解小提琴的技巧,可我懂得精神质状态下的投入,音符由于情感和情绪,发生了从技巧到神韵的质的变化。

    好的艺术家不仅仅自己一步步走向神经质,且能有魅力带你也一步步跨进他的殿堂。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迈进门槛,只有少部分,极少数,天生带着钥匙的人,才能够做客。而在这极少数人中,又有许多不能自持者,最终后果要么退却,要么同样落入深渊。

    爱帕格尼尼的人那么多,可我却和塔尔蒂尼在某日清晨,疏通了沟通渠道。我以为,这就是魔鬼的魅力。

    听塔尔蒂尼的秋天,喝胡萝卜汁,在办公室盼望下一次夏季的到来。晚上可以享受下班,中午可以享受懒觉,有昏黄的灯光,翻不完的书本,做不完的记录,听不完的笑声。

    往往就是这样,音乐可以改变一切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