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9-14

    有关悄悄的第二个故事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uanwei1985-logs/29020421.html

    有关悄悄的第二个故事

     

    (上)

     

    有关我的父亲,我说的太多太多了,我只记得那些简单的细节,我却总在重复个没完没了。我逐渐有了一个坏毛病,这一点,我继承了我的父亲。我的坏毛病就是,没完没了的重复同一件事情,并且自已为乐,而且还乐此不疲。奇怪的事情就在这里,我和他如出一辙,好像双生的兄妹。

     

    我和父亲是兄妹这件事儿,也是我常常念叨起来的,父亲身材并不高大,父亲也不老,看起来直立的脊背,正面显露着肋骨。这是我对男人的最高评价——是的,我需要肋骨。我每次见到一个人,都会如同闺蜜一般,拉着人家说:你看,我喜欢的男人都是肋骨明显的。

     

    我喜欢的男人有几个条件,第一、要瘦;第二、要有不刺手的头发;第三、要有直立的鼻子和脊梁。这是我对男人硬件的要求。当然,谁也不会像我的父亲那样,在我第一次见到他时,就把我的生命与之牵扯在一起,一生。这一生,让我时时刻刻都觉得,是否前生,我也曾与他朝夕相伴,也许也是躺在他的枕边,看他睡着时的额头,用脸颊凑到他的鼻孔边,让他呼出的每一口气息,都吹在我的耳鬓。

     

    就是从那时候起,我的手指尖产生了病变,那就是,我的手指一旦离开皮肤,便痒。父亲不牵我的手,他只让我从小触摸着他的皮肤。那天,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伸腿用脚趾去钩挑窗帘,可一转身,我摸到了皮肤,于是,我就睡着了。我后来一直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,因为从13岁起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的父亲,也再也没有一个合适的皮肤让我触摸,我的指尖,在那一夜摸到了谁?

     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悄悄?微微小妹子就叫悄悄······嘿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