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(翠湖的简爱大道,我们的背影,第一次发现北京的秋天是美的,美得那么脆弱) 

    最终的释怀,是来自于梦想的一句安慰,她说:你不用自责,我了解你这个小孩,改变总是好的,要学会接受自己,接受自己的内心世界,原谅自己的错误,原谅自己并非完美,容忍自己的脾气和过失,这比容忍别人其实更难。

    这话是给了我启发的。也许冲动和赌气仍旧有许多残存在我身体上的影子,已经许久学习摒弃这些了,而终于某天,这些又从我的眼睛中爬出来,就好像眼泪,从眼角滴出来一样,是忍不住的。

    于是我自责。就好像喝多酒之后,我的状态表现为话痨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痨。而我为此深深的自责,也正是因为这份自责,所以几乎滴酒不沾。

    我是接受不了自己的非理想中形象,也许我的那个理想形象也并非常规意义上的完美,但是,在我眼中,我渴望成为,我想象中的女人。我在一点点靠拢和获得,而一路上,越来越像我自己的那个人,和我越来越远了。我不能容忍自己的一切自以为是错误的错误,我自责,而后哭泣。

    在梦想怀里时,我想到了反悔,我想到了或许我是可以像当时不顾一切的离开一样,不顾一切的回到OUT来,但事实上,我并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这样去做。

    洒脱的走掉,给了自己一些补救措施,就像努力去做我想象中那个侠义女子。有人情味的江湖女人,是不会丢下一切说走就走的。一切又好像是在演戏,我在扮演自己的过程中得到最大的快乐。我假装是洒脱出走的侠客,私下里悄声跟随,保护前进,直到有一天一切放心,再挥一挥衣袖,悄然离去。

    陪伴OUT的一年零一个月里,用梦想的话说:你每天都在成长。前几日在黄科家,喝得美了,满桌子人听着我说话,爽歪歪的样子。旺忘和我聊得最投机,听他的布鲁斯即兴口琴,我说:旺忘,给我你的口琴。接过旺忘的布鲁斯口琴,我跟随自己的音乐先天细胞群组吹气吸气,全屏天性的即兴吹着旺忘的口琴,旺忘鼓掌,大声叫好,说:这是靠天分的,你完全吹的布鲁斯啊。

    旺忘送我了口琴,在酒醒后再吹时,我会感到不好意思。就像开着灯时的亲吻,就像天亮后的演戏。

    OUT始终是一个民族,我们始终彼此相爱。离开OUT已经是第5天了,孤零零的走过现代城海蓝的楼下,抬头望望,我已经没有1204的钥匙了。忽然想念起战友们,我无情的撇下你们就走了。做梦都想重新坐在我的墙边,继续说:做一本杂志,和治国安邦没有什么区别!

    还是不能释怀。可能和恋爱一样,非要开始了下一场,才能把空落落的精力有地放矢。不能释怀,是因为那是一个你养了1年多的儿子,他长大了,他身上多了好多坏毛病,他逐渐有了自己的性格,有了风刃,有了勇气,有了残忍,也有了良知和情愫。

    我可能是无法忍受了他身上的种种已经显露的坏毛病,那些坏毛病类似于我的,一些打错了线路的坏基因。

    至于我的下一步到底是什么。专心做我的ALTOO工作室,专心宅着,专心的学习和享受被养着,陪伴母亲和小虎,或者因为想念碎片而回到OUT,或者因为机缘巧合有了新的挑战。总之,热爱生活。

     

  • 2008-10-13

    16期 out 开篇

    栏目:专题(开篇)

    页数:1

    标题:记录物语

    /妞儿 

    外露: 我们有五官,有神经末梢,分别记忆颜色、形状、味道、口感和感觉,而我们的内心以及这些感知,都是无法永存的。因此,我们把记录当作是一种福。

     内文: 

    人们为什么要进行记录?恐怕这是一种偏执的癖好了吧。

     

    见到打动人的瞬间,就一定要端起相机拍下;听到从没听过的声音,就一定要按下录音设备的开关录下;心里有了涟漪,无论喜怒哀乐,都拿起画笔跃然纸上;再或者跑到别人的土地上,扎进别人的生活方式里,去记录别人祖祖辈辈的生活传统。

     

    过去、现在和未来这三部分组成了我们的生命,现在用来经历,未来用来期盼,而过去,则依靠记忆。构成记忆,除去大脑的生理功能支持以外,就是找到某种方式进行记录——也就是想办法记住那些凭借大脑记不住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我们有五官,有神经末梢,分别记忆颜色、形状、味道、口感和感觉,而我们的内心以及这些感知,都是无法永存的。因此,我们把记录当作是一种福。通过记录,我们留住了只存在于瞬间的情感和感知。我们也通过记录,存留下了美好和苦难,存留下了我们自己。人类如何渺小,我们的感知更是弱不禁风,可我们还是勇敢而坚定的记录着,才能传递永恒。

     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栏目:专题(开篇2

    页数:1

    标题:我经过,我记录

    /妞儿 

    外露: 

    记录可以带着任务,也可以不带。更多的时候,你的随笔画画和随手写字在成为规模之后,才被称为记录。但在这里,我们不讲究其技巧性和价值性,我们只讲:我经过,我记录。

     内文: 

    记录可以带着任务,也可以不带。更多的时候,你的随笔画画和随手写字在成为规模之后,才被称为记录。但在这里,我们不讲究其技巧性和价值性,我们只讲:我经过,我记录。

     

    收拾念书时的课本准备卖掉,才发现课本里有儿时画满的图画;参加OUTLOGO设计时,才想起来学生时代刻过的数块橡皮图章,其中一块上有一个男孩的简笔画头像;有了女儿后,才找到了自己作为摄影师的真正意义,能够通过镜头记录女儿的成长;也许是诗歌,那些如今已经剥落的墙皮上,还隐约能够看到初恋时光;再也许,也许,有很多办法,记录我们所经过的生活。

     

    回忆是美好的,在别人的眼里,也许那些点点滴滴是毫无价值的,而记录,却承载了我们全部的回忆。我们不讲究技巧,不探寻价值。我们只讲:我经过,我记录。

  • 2008-10-12

    16期 页面展示

    (封面:用了钟飙的画,用了婚礼上一张高跟鞋的底图。感觉很好。) 

    (开篇:用了贺兰山的岩画,有记录的味道。) 

    (开篇2:用了还是岩画,很生动的动物刻在冰冷的岩石上很有感觉。这段话竖着排版,从左往右或者从右往左,都是通顺,并且都是我要表达的那个意思,看来写字写到这个程度,我还挺功力深厚的。) 

    (专题中的其中一跨页,马惊(回)都把功夫下这页上了,每一个图点开都是一个城市的声音。州州这页也是设计的不错的。) 

    (这期的电影,我介绍了《狗镇和滑板少年》这部纪录片,网上的资料很少,没的可查,完全评自己的感觉写,很喜欢这部电影。) 

     

  • 2008-09-28

    一只受骗的猫

    今儿实在无聊,联系了一些业务,今儿实在懒得写稿,等着晚上798两个画展开幕。

    实在无聊的时候,就在猫身上下功夫,美其名曰是做实验了。给小虎的额头上贴了一个不干胶贴画,是我们out的贴纸,小小的方形贴纸,就贴在两个耳朵中间的部位。

    小家伙用爪子蹭,蹭不下来。用舌头舔爪子,再用爪子蹭,还是不能弄下来。她觉得头顶上有什么东西,一个劲儿的抬头往上看,可是什么都看不见,她还是一直抬着头。

    这是一只受骗的猫,看起来很可怜,于是,诞生了伤感。它们生来不如人聪明,生来是宠物,陪伴人,受人骗,被人戏耍,她也不生人的气,人要是任由他自己玩耍,一味的不搭理他,她还会觉得孤独,跑过来蹭你的脚腕。

    这种动物啊,确实有些孤单了,以自己的悲惨换来人的乐趣,还甘心情愿的。于是,我盯着小虎,看她继续把弄自己额头上的贴纸,心里想着,我还有那么多工作要做,然后赚钱养活你。

    可能这就是那种从宠物中获得的慈母之心吧,我们利用了动物,美其名曰饲养他们,照顾他们,而后呢,就是为了找一个对象,发泄自己的爱心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9-28

    玩物丧志

    过多的想法,和想念,导致最终的玩物丧志。

    十一到了,妞儿们都不放假,看着别人放假,热热闹闹,挺有意思。特愿意和别人说:我们不放,1号放一天,其他时间照常工作。

    一副工作狂的德行,心里却想着玩物。特此明儿请客吃饭,叫一家老小开开心心,吃饭我请的客,是一件让他们高兴的事儿,谁叫我是我家一最大活宝。就这样,丧一天的志。

    今儿还要写稿,写吧,写稿很简单,但也费脑子,写一个稿子,要睡一个大觉,哈哈。

    就这样,over,

    没什么好写的,只是想说话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