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11-28

    我可以远行

    在城市,尤其是固定的城市生活久了,暗通这座城市的生活法则,晓得一切迷途规律。于是暗算了摆脱规律,摆脱经验,摆脱那些通过固定的公式,就可以解决的一切大大小小生活问题。

    那些在大城市中获得一定高位的人们,华尔街被人艳羡的有钱人,白宫里被人吹捧的有权人,其实都难以获得真正的生存法则,他们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,他们掌握了局部的法典,这部法典运用的前提是:它得在这座城市里,在这种现实中。而一旦出乎意料,丫就砸锅了。

    爸爸写过一个让我记得深刻的博文:真正的浪子游走四方,而像我们这样的浪子,流浪在城市和繁华地段的街头,性比金坚,情比纸薄。

    在城市里,尤其是固定的城市生活久了,人开始变得自以为是,开始忽略自己可以操控的范围以外的世界,开始恐惧而又有些期盼着真正的意外发生,同时,还在庆幸:一切尽在我掌握。而事实上,城里人,尤其是固定生活在某个城市中的城里人,是狭隘的。他并不知道怎样去适应另外的生活,怎样去找到一种可以应变任何环境的好办法,那是一种可以医治百病的药物,走到哪里,任由天变地变,我都可以充满爱,充满感激和兴奋的,顽强的生活的心态。

    我想,这应该就是:处处天涯处处家的感受吧。

     

  • 白天,哪怕是一个人在,都很难有创作的欲望。积压了许多个短篇题材,不得下笔,也许和白天有关吧。

    我本不是适合白日生活的人。近日来,由于到点睡觉,所以,很难完成整夜睡眠。梦做得多了,故事也就多了,不知道还有没有晚上的时间,可以写下来。

    持续低烧,两日有余,大夫不认为这和肠胃能有什么关系,但是我认为这其中很难说。肠胃引起的肠胃发烧,很常见,为啥这个大夫偏偏和我说:肠胃问题通常不至于引起发烧。可是,这是事实啊,我告诉他,我就常常因为肠胃问题引起发烧。他仍说:不至于的。c你大y的,凭什么?

    总是难说这么一群大夫,凭借自己的经验,给所有人下结论。经验论不能决定一切,概率论只是一个笼统概念,惯性思维害人啊!

    吃不下喝不下,多谢轩轩的巧克力,解决了我的大问题~巧克力是好东西,好在哪里呢?热量高,吃下去顶饿,分量小,不会造成胃的负担。

    发烧在家,有谁来想看看我么?记得多问候我啊。妞儿还是妞儿啊。

     

  • 2008-11-21

    时间分配

    今儿早晨迎着暖洋洋的冬日,路过北京站,手里捧着村上的书,在公交车29路左侧第二个座位上坐着。

    好久没做公交车了,我现在连一张公交卡也没有。地铁和公交车都是我不喜欢的,我希望他们是交通工具,而不是奔命的魔法扫把。有魔法的扫把,都不是精致的扫把,都是那种立在墙角,安安静静,破破烂烂的旧扫把,就是这种不起眼的家伙,才有可能带着你去飞,成为你两腿之间的座骑。而这柄小扫把,却每天都骑满了人,什么样的人都有。好在,我换了工作,一样不需要强行坐班。

    其实,我特别恐惧公交车。尤其是那种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上时,阳光斜射过来,耳机里的音乐重复一个旋律,于是,阅读,于是坐过站,然后就一直朝着终点站前进了。这还算好的,万一赶上三环、二环的环线,可就要把脑袋埋进书里,一直读完才肯抬头,看看阳光,已经朝向另一个斜向了。

    其实还从来没有那么专注过,就已经被世俗的场景打破了一切美好的秩序。到站了,下车,过马路,上班去。

    今儿路上想过了两个问题,

    1、我是不是快要开启流浪生活了?

    2、你能来和我一起走么?去很多很多地方。

    我们需要准备几样东西,

    1、安顿好父母。

    2、一双适宜走很多地方的鞋,当然是你一双我一双。

    3、一人一个路上工作用的工具,电脑,画板,颜料和书。

    4、选好在路上可以赚钱的工作,你做设计,我写小说。

    5、安排好我们的儿子,虎儿和彩豆。

    6、选择一条大致的路线,不去太冷的地方,可以走向更温暖的城市去。

    大致够了,有这些也就差不多了。我们可以启程了。我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,去走吧,一起走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