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2-13

    忙死人的一周

    无比充实。

    却博客写不出什么。可能是想了的问题太多,有结论了的事情太多,因此不再去想说任何其中的一件。

    今儿去猜,独独五人看大屏幕,爽歪歪。看表演工作坊的话剧,看台湾民歌运动三十年纪念演出,最后看陈升和刘若英的一段演出。泪流满面。

    看陈升的那一脸死相,就想骂他,这样的一副臭脸。想念陈升的那句我最喜欢唱的话:因为我不相信我自己,才将自己托付了你。

    陈升说:我是一个让你找不到的爸爸,不是一个每天打电话问你回不回家吃晚饭的爸爸。http://you.video.sina.com.cn/b/571556-1078513294.html

    我找到了一个爸爸,终于。

    今儿看到豆瓣上有个线上活动,写出活着的10个理由。我写了6个,其实都是解释着第1个,第1个写的是不敢死,其实想说,不知道死和活相比,哪个更好。最后的7、8、9、10条,写的都是说我凑不齐10条,但是,我还是选择活,没有死,我想知道我老了的样子,即便我随口能找到数不完的不活的理由。

    前些日子痛苦着,想不明白干嘛还活,我将要肯定老了也不会比现在好多少,并且,青春那么短暂,我已经使用过了许多。人是一次性的,如同树。我的诗集叫《吐纳》,我只想好好的做完她。

  • 2009-02-08

    正月十五

    1、没什么事儿好说。

    2、马金同学喝多了,又回out陪大家奋斗,闲坐着,觉得真是一个可爱的团队。

    3、out的选题做的很烂,选题不是分类,他们不动大脑。

    4、阅读阅读,看电影。

    5、彩彩同学从兜兜身上传染了癣,都怪我忽略了兜兜的癣,后期没有再按时喷药。

    6、彩彩同学最近走背运,脚卡在架子缝儿里,我一把抱她,她惨叫得不知所措,乱抓乱咬,我负伤,她被吓到了,不过很快恢复。

    7、食指不能弯曲,我弹了一会儿琴,真发现我没这天份。

    8、我姐发短信要给我介绍男朋友,真逗。

    9、兜兜总是和我们睡觉,特别可爱的一个家伙。

    10、发现了双龙二手市场,买了好多家具,超级便宜。

    11、四环边上的城乡结合部,很棒,真想弄个200米的仓库住半年,高高的空间,多好多好。

    12、现在开始喜欢小狗,是那种特小,特精致,比猫还小的小鹿狗。

    13、车怎么还没学完,真懒。

    14、最近吃辣椒吃的我啊,顿顿饭辣死个人。

    15、快买车,我是说自行车,上班的时候就不会犯懒了。

    16、金融危机,对于日常来讲,就是多吃青菜水果,不吃肉,都能贵死个人。

    17、不写字还真是麻烦,都没写字欲望了。

    18、我想养头白狮子。

    19、养了仙人掌居然都死了,我身上的气场不合适养花。

    20、江小七死了,江小六盼不上交配了。

    21、小虎老了。

    22、你选择艺术,我选择吃屎——这是艺术么?穿个婚纱,再把自己放棺材里——这是艺术么?深深质疑,中国艺术家的水平。哗众取宠,给自己造舆论焦点,其实听的音乐都那么垃圾。

    23、想念兰波。

    24、小虎怎么了,跟哪儿转悠着。

    25、楞有人找我写知音体的文章,稿费还不低,我才不干呢,关键是,我写不出来,而不是我有多崇高。

    26、梦见爸爸和野爸爸,他们来参加我的婚礼,好像很生气的样子,野爸爸扔下50元钱当做凑份子,接礼钱的姑娘打算奚落我,可一打开50元,里面卷着好几万,我追出去,发现爸爸和野爸爸都不见了。回来之后,我却变成了伴娘,新娘换了别人。

    27、夜里伸手去抱,发现自己抱着傻傻,嘎嘎。

    28、发现淘宝是个好地方,很好玩,哎,可我还是不会用它买东西,付款还是得傻傻出马。离开傻傻我可怎么办啊。

    29、9点了,懒得去想睡觉的事儿,最近神经衰弱,很困很困才能睡着,有点困时,得睡一个多小时才能睡着。

    30、大脑不够用,无所事事,有力气无处使,所以发现自己其实是没力气的人。

    31、为了更新而更新,就这么说了30句话。累了。

  • 2009-01-29

    春节3

    昨儿初三,去跳舞,喝的一塌糊涂的。幸好意识清醒,为什么我不喜欢喝酒呢?就是这样的,喝多了除了难受以外,没有任何好处,意识还是清醒,越喝脑子越转,真没法弄。

    今儿初四了,本来out人马一早就到,我只能下达圣旨:哀家昨夜饮酒过量。靠,昨儿他们非要拉我去洗胃,刘金的姐姐被120接走了,担架从我眼前过去,谁都不知道我清醒着,我眼看着担架上躺着那个又哭又闹的女人,是十分钟前还在和我聊天的姑娘,她说她是做婚礼的,问我说:我弟说你是写书的,真的啊!就是那个女孩,又哭又闹的躺在担架上,刘金在旁边跟着,一手按着她姐姐的脑袋,告诉她:没事儿,什么事儿都没有,你丫就是喝多了,一会儿就没事儿了。另外一只手搂着自己的小女朋友,女朋友也腿软,站不直,使劲往地下出溜,幸好刘金一米八六的大个儿,不然真弄不了这几个人啊。我闭了一下眼,睁开的时候,看着他们在我面前,还在折腾担架,两个医生正在用担架上的绷带把姐姐捆起来,把她的上身和腿绑在了担架上,姐姐挣脱着。后来,他们就随着120急救车的喇叭声呼啸而去了。

    一会儿去东郊市场,买麻将牌去。。。。晕晕嘎嘎。。。。先喝我熬好的小米粥吧。对了,昨儿找哥哥玩,还开哥哥的车,都长大了,这是很有趣的事儿:)

  • 2009-01-28

    春节2

    做电脑前面,就老想写博客。话唠的具体表现之一。可我越来越不爱说话了,至少好多公众场合越来越不爱说话了。

    一个人做电脑前,整理某人的资料,很辛苦,终于知道电脑病都怎么得的了。

    我该睡觉了,明儿后儿还有活动,娱乐几日,坚决不可娱乐始终,这有悖我做人原则。

    我想起一些话来:与父母生我之意大悖。

    厌倦是可怕的,就连渴望已久的事儿,都会立刻厌倦。

    我娱乐的几日,真tnd孤独。睡觉去也,今儿终于就只吃了一顿饭。家里真冷。

  • 2009-01-26

    除夕

    我得到了很多东西,在我迎来这个犯太岁的本命年之时。

    一部新手机,一条红腰带,一张需要上香的幅,一些问候和祝福,一些美好的烟火,一顿热闹的晚饭,一点点孤独涌动,彩彩在新年来临时尿在床上的一泡尿,以及许多许多,我刚刚懂得的事情。

    真好,我向往着南方,和更远的南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