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 理想是崇高的,和真理及神一样崇高。于是,我们忠于理想。

      理想分为两种,一种是世俗的理想,一种是非世俗的理想。

      世俗的理想对于世俗的人来说,足够追寻了;而非世俗的理想,只属于心灵足够庞大,心中最终懂得本来无一物的人。

      世俗的理想累人,非世俗的理想累心。总之,理想毁人——世俗的理想毁了非世俗的人,而非世俗的理想毁了人应该拥有的世俗生活。

      世俗的理想是在非世俗之前的,只有占领了世俗生活,超越了世俗生活,才能有资格谈论非世俗。

      世俗的理想,是对生存的迫切渴望,无论是世俗的人还是非世俗的人,都要追求的。而非世俗的理想,是对生活的被迫追求,哪怕你想做一个普通的人,拥有市井,穿梭于凡人的喜怒哀乐都不行,非世俗的东西会纠缠你,你会更加急切的跨越世俗,因为你的理想追着你。

      在世俗中追求理想是痛苦的,是折磨,因此,久而久之,非世俗的人便渴望逃脱。柴米油盐,吃喝拉撒,虽然是生活的必须调味,但事实上,只有尽量减淡杂陈,才可能跨越。

      我可能就是在一种世俗的理想中折磨的太久了,我甚至忘记了我还是有理想的人,我的确终于现实,可我终于的并不是我的现实,是我虚拟出的现实,是我自己找寻出来的,我以为自己会得到享受的现实。

      我享受够了那种世俗。我常说:留恋市井却又心怀大悲。可,本来无一物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8-21

    话痨与缄默

      认识好多话痨的朋友,而后发现,话痨是种疾病——非常变态的疾病。

      话痨的人,大多有更为缄默的时刻。话痨的人,大多有更不爱说话的时刻,话痨的人,有更需要自己消化的忧伤。

      缄默的时刻,我通常觉得有咽不下去的苦水,而后又努力吸收掉,消化掉,而后排泄掉。

      而话痨的时刻,是代谢的一种方式,也是做加法的时刻。话痨的时候,补充需要笑话的忧伤。越是说个不停,越给自己平添缄默时刻的忧伤。

      时间过的很快啊,就这样吧。

  • 2008-08-20

    涨工资的事儿

    碎片是个可爱的人。

    给碎片打工已经一年了,OUT的诞生,全靠碎片的理想仍旧如稻草一般生长。这是理想的王国,碎片是个理想的老板。

    今儿和碎片谈到涨工资的事儿。其实这事儿我为难好久了,老想说,但是又不想给碎片曾加任何负担。

    总是不知道为什么的,月月成负数,总是不能清零。其实特害怕自己背叛理想,被现实和谐。所以,一直矛盾着,不离开,并做好随时要走的姿态。

    我是要走的那种人,随时会走的那种,且,不容易回头,不容易心软。

    OUT给了我一个理想写字的空间,就像今儿和碎片提起的,人为了理想不计后果的年龄,恐怕只趁着年轻了。

    我为OUT做了很多,碎片为我们做了很多。有个好老板,才使我们热爱工作,钟爱上班。

    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很快就会被现实和谐掉,因为我不得不承认理想毁人。

    over

  •  

    塔塔健壮起来,我最喜欢塔塔的胸骨,有作为猫科动物的威风,和公猫的雄健。

    克叔叔要走了,倒计时已经到了0.

    OUT的稿子还没有出来,更别提原计划在克叔叔走前做完杂志。

    碎片已经约来了新的设计师,在之前的批量简历和面试的数十人中,我们逐渐失望,并不抱有任何希望了。

    最后还是决定了一个设计师,克叔叔说:没什么问题。碎片没说什么,只是看碎片把那人送到了电梯口。

    瘦高的个子,白净的皮肤,半长的头发。除去头发,都和克叔叔相似。这样,也许我和傻傻才能很快的适应,我们都恐惧黑色皮肤的胖子,我们喜欢克叔叔这样的男孩。

    于是呢,克叔叔快要离开了,可能每天晚上还会来加一会儿班,带着新人入门找到感觉。我和傻傻对梦想说:如果不合适,我们可以欺负他么?

    与猫在一起,是多么令人舒服的一件事,在想一个问题,为什么人人都抱怨与他人无法沟通的同时,却宠爱着这么一群没有共同语言的动物?

     

  • 一年一年是这样过去的,我们遇到新的朋友,而后离开,又去寻找新的朋友,又离开。

    昨天喝酒了,今天出门的时候,下雨了。

    赶忙到了单位,小虎睡着了,音乐还响。碎片在线,爸爸在线,野爸爸离开状态,丈夫在线。

    每次我们的离开,都叫人恐惧未来失去彼此的生活该如何是好。但是,每次又有新的生活时,总是不再怀念过去,我们只憧憬未来。

    分手恐怕就是这样吧,我在办公室里面等着,等着你们赶快来上班。

    倒数的22天里,我们心跳逐渐平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