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9-17

    我们的青春

    我们路过青春

    绝不曾结下仇怨

    困倦

    困倦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前几年,还能搜索到一些关于我的消息,在诗歌写作上,我算是彻底沉寂了两年了吧。不是说找到了我的消息,就证明了我怎么样怎么样了,而是说,我关心着我的诗,它们已经逐渐消失掉了。

    我写过那么多诗歌,我热爱着这个形式,是金字塔顶上璀璨的明珠。

    我怎么才能写诗啊?真是的。。。

  • 2008-09-16

    还是上班好

    憋屈了自己好几天,还是上班好啊!

    昨儿、前儿,我都来单位转悠了一圈,和着三天假期我就休息了一天。还是痛苦万分啊,上班怎么是那么好的一件事儿~由此感叹一下我们这种工作狂。

    昨儿问马丁,你在家休息好了么?马丁说:没什么事儿好干。是呀,他还挺想上班来的。于是,今儿来上班。娘啊,今儿去买衣服,又花了千元,钱啊,就是这么挣啊这么花的。

    每天努力工作,挣来的钱作为衡量,作为自我价值的量化体现,而后呢,再用这些钱去换好衣服,好吃的,好玩的。然后再挣,再换,换来换去,还是把钱花没了,自己又变成穷人,这样很爽。

    确实很爽,老是穷人,老有好衣服好吃的好玩的,于是,还是穷,还是可以盼着在塞纳河边露宿,白天在街上卖艺乞讨的。

    只要一来上班,就变得对生活热情高涨。

    over

  • 有关悄悄的第二个故事

     

    (上)

     

    有关我的父亲,我说的太多太多了,我只记得那些简单的细节,我却总在重复个没完没了。我逐渐有了一个坏毛病,这一点,我继承了我的父亲。我的坏毛病就是,没完没了的重复同一件事情,并且自已为乐,而且还乐此不疲。奇怪的事情就在这里,我和他如出一辙,好像双生的兄妹。

     

    我和父亲是兄妹这件事儿,也是我常常念叨起来的,父亲身材并不高大,父亲也不老,看起来直立的脊背,正面显露着肋骨。这是我对男人的最高评价——是的,我需要肋骨。我每次见到一个人,都会如同闺蜜一般,拉着人家说:你看,我喜欢的男人都是肋骨明显的。

     

    我喜欢的男人有几个条件,第一、要瘦;第二、要有不刺手的头发;第三、要有直立的鼻子和脊梁。这是我对男人硬件的要求。当然,谁也不会像我的父亲那样,在我第一次见到他时,就把我的生命与之牵扯在一起,一生。这一生,让我时时刻刻都觉得,是否前生,我也曾与他朝夕相伴,也许也是躺在他的枕边,看他睡着时的额头,用脸颊凑到他的鼻孔边,让他呼出的每一口气息,都吹在我的耳鬓。

     

    就是从那时候起,我的手指尖产生了病变,那就是,我的手指一旦离开皮肤,便痒。父亲不牵我的手,他只让我从小触摸着他的皮肤。那天,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伸腿用脚趾去钩挑窗帘,可一转身,我摸到了皮肤,于是,我就睡着了。我后来一直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,因为从13岁起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的父亲,也再也没有一个合适的皮肤让我触摸,我的指尖,在那一夜摸到了谁?

     
  • 摄影:田春鹏(OUT现任摄影师)